池棠这副样子落在旁人眼里,都只当她输了不开心,李俨忍不住安慰了一句:“这个不难,多练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池小姑娘虽然乖巧地应了一声,还是垂头丧气模样,显然这句他以为的安慰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李俨不禁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别人七个针孔都穿完了,池小姑娘才穿到第三个,若是只有他们两人,他让让她也无妨,可是以这样的水平,就算他让了,她也不过——

    好吧,他至少可以代替小姑娘垫底,省得她这样难过。

    可现在都成定局了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李俨贵为太子,虽然也有弟弟妹妹,但那几个的性子,哪里能同乖巧惹人怜的池小姑娘相比?遇上了也是训斥为主,哄孩子这种事,他还真没做过,此时就有一种一筹莫展的感觉。

    注意到池棠情绪的不止李俨一个。

    陆子衫也看到了,立即将她拉了过去,将自己准备的礼物塞进她手里。

    同样是一个木匣子,塞到池小姑娘手里时,她明显地眼睛一亮,似兴奋,又仿佛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打开看了一眼,似乎看到了什么心仪的物件,唇角上扬,酒窝浅浅,笑得甜美可人。

    李俨忍不住往匣子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不就是个五彩绣球吗?她喜欢这个?

    正这么想着,其他小姑娘也围了过来,大概是为了安慰输得一塌糊涂的池小姑娘,纷纷将自己带来的礼物都送了她。

    眼看着池小姑娘怀里的礼物越堆越多,一张小脸也越来越亮,李俨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池棠没想到这次自己会收到所有人的礼物,又高兴又感动,等她想起来的时候,李俨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子衿大约累了,先回去了。”陆四夫人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池棠估摸着,陆子衿应该是年长她们许多,性子又冷清,跟她们这群小姑娘玩不到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好歹参与过,池棠也就没那么惦记了,仍是将注意力放在怀里抱着的木匣上。

    这时,园子里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。

    池棠心中一凛,抱紧了装绣球的那只木匣。

    前世陆子衫准备的礼物是一方亲手绣的罗帕,拿出来的时候,莫名起了一阵妖风,就把罗帕刮没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八天后,才在苏瑾手上看到。

    这次换了个绣球,总不会被风刮去苏瑾那儿了吧?

    池棠紧张地等着风过去了,又打开木匣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还在……

    玩到那么晚,池棠和虞四都是准备好了在陆家留宿一夜。

    池棠一向和陆子衫形影不离,虞四则随着陆五走了。

    夜空晴朗,踏着星光,池棠走得步履轻盈雀跃,甚至有点飘。

    陆子衫笑她:“明明输了,却拿了最多的礼物,美死你了吧?”

    池棠“嘿嘿”一笑,随口问道:“要是我没问你要这个绣球,你原本准备送什么呢?”

    陆子衫道:“我娘说,反正最后也不知道谁拿去,自己做点小玩意儿最合适,就让我绣了一方帕子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绣帕!

    池棠心中暗自得意,又问:“那你绣好了吗?”

    陆子衫好笑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昨天才跟我说要绣球,绣帕当然早就绣好了!”

    池棠摇着她的手笑眯眯道:“既然绣好了,索性也送了我吧?”

    陆子衫睨了她一眼:“你都收了这么多礼物了,还贪心?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迈进院门的时候,陆子衫还是吩咐道:“我前天绣的那个帕子拿出来,我们池姑娘要呢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刚迎出来的婢女橙子僵了脸色,怯怯道:“帕子、帕子被风刮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来也巧。

    由于池棠主动要了绣球,陆子衫便觉得绣好的帕子没了用处。

    她是个大剌剌的性子,觉得没用了就随手往扁箩里一丢,于是一个时辰前,端着花瓶换水的橙子一个不慎,把绣帕打湿了。

    打湿了也是小事,挂在院子里晾一晾就好了,反正这帕子陆子衫也不用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,大家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池棠听得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怎么还是被风刮走了?莫非还是被苏瑾拿去了?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命中注定的孽缘?

    “没事的——”陆子衫浑不在意,“那帕子上也没什么标记,丢了就丢了,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池棠还是皱着眉。

    是没什么标记,要是真找不到也就算了,偏偏被苏瑾拿去了……

    还是找回来比较好。

    池棠还在想着怎么找回来,陆子衫的心思已经从绣帕上移开了,一边吩咐婢女伺候梳洗,一边问道:“你送给大姐姐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芳尘院中,李俨对着打开的木匣,呆若泥塑。

    


第036章 命中注定的孽缘(加更)http://www.yangbianxs.com/90_90125/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