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俨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,淡淡道:“若有不忠,孤一样不会轻饶。”

    青衣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李俨抬头看了一眼池棠的卧房,屋里烛火不掌,静谧无声,想是她睡得正安。

    他退远了几步,低声问道:“今日何故没有赴宴?真的身体不适?”

    青衣迟疑道:“殿下还是明日再来当面问吧。”

    李俨纵然心中焦急,也只能无奈点头。

    正要离去,卧房中突然惊叫:“夏辉!夏辉!”如噩梦乍醒,语气中满是惊恐。

    李俨心里揪了一下,猝然止步回头,盯着她卧房的窗看。

    屋内侍女惊起,柔声安抚,那姑娘呜呜着要点灯,侍女喏喏离身,少顷,屋内燃烛,将窗前陈设器皿模糊映出。

    女孩儿娇娇啼声渐歇,还剩了些含糊语声,似乎在同侍女说着话。

    李俨不自觉走到窗前,抬起手,犹豫片刻,还是轻叩了一下。

    屋内语声瞬停,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“谁?”是侍女发问,声音隐隐惊惧。

    李俨蹙了蹙眉,低声答道:“阿棠,是孤。”

    心中却陡生疑窦。

    自己家中,又住着青衣和朱弦两大高手,这侍女在怕什么?

    他答完之后,屋内又静了下来,仍旧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李俨突然不安,又道:“你今日没有进宫,孤放心不下,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屋内终于响起池棠的声音:“我……我已经睡下了……”战战兢兢,也不知是害怕还是紧张。

    李俨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,静立稍许,道:“你好好休息,孤明日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走下回廊。

    忽然,身后屋内“咚隆”声响,好似有什么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李俨心中一动,停步回头,恰见窗户推出。

    刹那间,月光与烛光相融,温柔地覆在女孩儿发上、脸上、雪白无瑕的中衣上。

    她眸中盈盈,如月影春江,花落闲潭。

    李俨呼吸一窒,双脚仿佛在扎根地下,不能动弹,只目不转睛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她轻喃一声,垂下了眼眸,脸上露出羞愧不安的神色。

    李俨终于回过神来,箭步上阶,到了窗前,抬起双手,在她肩上虚虚一滞,忽又收回,迅速解下身上披风,将她严严实实裹住。

    这才扶了她的双肩,低声道:“已经中秋了,夜里凉,不可穿着单衣跑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仰起脸看他,突然落泪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俨刚从侍女手里接过拧好的热帕子,就见她闭眼抬脸等着他来擦拭,乖得让人心都化了。

    温热的棉布抹过她微肿的眼睛,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了?”李俨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她睁了睁眼,意识到帕子还在眼睛上,又立即闭上,反问道:“青衣没告诉殿下吗?”

    “以后没有你的命令,青衣不会再向孤回禀你的行踪。”他说着,细细抹去她眼角泪痕。

    池棠蓦然睁眼,惊诧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青衣是来保护你的,只有你信任她,她才能将你护得周全——”李俨将帕子递还给夏辉,抬头注视着她的眼睛,“以后她只听从你一个人,一心一意为你。”

    池棠有些讪讪:“其实没什么的……夏辉也听我爹的,我一样信任她……”

    李俨默了片刻,问道:“阿棠不信的是孤,对吗?”

    今天本来就有些奇怪,刚才听到青衣那么一说,他隐隐猜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多半是池小姑娘表现出了不信任,才让青衣如此自省。

    而真正让她不信任的不是青衣,而是青衣背后的他。

    池棠没想到他一猜就中,不由呆了一呆,旋即心中大乱,慌忙抓住他,张了张嘴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李俨暗叹一声,将她轻轻搂住,低声道:“别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池棠只觉心中万种不安都被这一句瞬间抹平,忽地眼眶一热,又落下泪来,钻进他怀里抽抽噎噎道:“殿、殿下……我知道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俨心里一松,吻了吻她的发顶,问道:“错哪儿了?”

    她语声哽咽道:“我不该、不该怀疑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怀疑孤什么?”李俨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小姑娘哭得更伤心了:“我不该怀疑殿下会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俨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回答,瞬间呆住了。

    池棠见他沉默不语,突然害怕起来,反而收了哭声,小心翼翼揪着他的衣襟抽泣道:“我知道错了……我怀疑殿下,怀疑殿下真的好难过,我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他仍旧沉默着。

    池棠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脸色,渐渐松了手,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才退了一步,他便突然收紧手臂,将她用力按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别怕——”他低声道,“孤不会伤害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,声音愈低:“孤若有负池棠,便教孤储位不保,山河无继!”

    池棠呆了好一会儿,才磕磕巴巴道:“殿下、殿下不用发这样的誓,不用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”李俨握住她的手,“你第一次离开父亲,纵然身边再多护卫侍女,心里也会不安,平时没事不觉得,一旦发生什么事,心里就会失控,这不是你的错,是孤做得不够好,不足以被阿棠信赖。”

    池棠含泪摇头,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李俨吻了吻她的手,低声道:“母后去的时候,孤已经入主东宫,内有父皇怜爱,外有舅父扶持,身边也不乏文臣武将效忠,可孤还是觉得不安,谁都不信,觉得谁都不是一心一意为孤——”他再次抱紧她,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发顶,“无人可信,真的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池棠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习惯了?”池棠大急,挣起看他,“怎么习惯了?习惯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俨微微一笑,抚着她的脸道:“习惯了接受每个人的私心,各取所需,比单纯的信任更简单,也更可靠;再者,自己能立起来,也无需信赖他人。”

    池棠痴痴地想了一会儿,怅然若失:“习惯了,就不难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他轻轻吻了吻她,柔声道,“是有了阿棠,就再也不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她笨拙的关心,可能是因为她的毫不设防,可能是因为她是她。

    “无人可信,真的很难过,孤不想阿棠难过;”

    “如果誓言能让你安心,这是孤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
第319章 这是孤应该做的http://www.yangbianxs.com/90_90125/32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