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爹爹……你不要死……你不要死……”女孩儿哭得停不下来,才开口说了几个字,便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池长庭忙拍着她的背脊,连声道:“爹爹不死、爹爹不死,爹爹一定保护好自己!”

    她咳了半天,又拉着他哭道:“你不要去……不要去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池长庭叹了一声,将她的脑袋按在胸口,低声道:“阿棠别怕,爹爹一定不会再丢下你,爹爹向你保证,向你娘保证!”

    这样的保证完全不能让她满意,她一面摇头,一面反复哭道:“不要去……你不要去……”

    池长庭又叹了一声,没有再试图给出什么承诺,只是沉默地拍抚着她的背脊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不去。

    外放吴郡六年,为的就是这一刻的收网。

    他不能不去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,他一定要全身而退!

    女孩儿终于哭得累极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池长庭将她抱回锦年院,嘱咐了几句后,步履沉重地回到了书房。

    一个人静静地待了一个时辰,起身,洗漱,灭灯。

    黑暗中换上夜行衣,推窗而出。

    陆府芳尘院的书房中,烛火未灭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落地行礼。

    李俨负手站在窗前,神色淡淡。

    池小姑娘拿了蝴蝶簪回去,池太守难免要来兴师问罪一番,他早就料到了,正好,他也有事要同池长庭交代下——

    “太子仪仗将出京城,随行人等不知由谁负责?”池长庭问道。

    李俨回头看了他一眼,心中略略惊讶。

    竟然不是来兴师问罪?

    “是东宫舍人闻礼。”李俨道。

    池长庭眉心微蹙:“闻舍人似乎是吴兴人氏?”

    李俨眸光一动,端详他片刻,道:“池卿何以惶惶不安?”

    东宫属臣固然都是太子一派,但年轻一些的官员更为忠诚,只因他们的前程抱负都与年轻的储君紧紧相系。

    闻礼年方二十三,家族不显,虽然祖籍吴兴,却早在祖辈就迁到了京兆,是李俨亲自选拔出来的东宫舍人,不同于池长庭这样的齐国公系,闻礼属于东宫嫡系。

    当然,齐国公是李俨的亲舅舅,池长庭又与他素来交好,也是值得信任的。

    但池长庭素来懂分寸,怎么会冒然质疑闻礼?

    “臣手里的人自然知根知底,殿下带出来的也必然是心腹,纵使有什么不妥,也能应对及时,但太子仪仗出了京城后,就由闻舍人全权做主了,万一有什么意外——”池长庭虽然没有说完,却也表达得十分清楚了。

    李俨心中略有不悦,道:“池卿以为会有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池长庭坦然道:“提前泄露殿下行踪,令姚无忌早有准备!”

    吴兴郡王姚无忌,正是李俨这次南下的目标。

    当年太祖南征,曾得姚氏襄助,兵不血刃拿下江南,后来论功封了姚氏为吴兴郡王,世袭罔替。

    姚无忌则是第五代吴兴郡王。

    八年前,有人密报吴兴郡王姚无忌有谋反之心,朝廷派了监察御史穆鸿南下调查取证。

    半年后,穆鸿于吴兴郡乌墩寨遇水匪身亡,距离吴兴王府所在的乌程县不过三十余里。

    后来姚无忌领兵屠了乌墩寨,上缴匪首百余,结了这桩案子。

    再后来,也有钦差派到江南,回来只道吴兴郡王忠心耿耿,再无异常,而鱼米富庶的江南东道十九个郡府,几乎都在姚无忌的掌控之下。

    当今陛下和齐国公一致认为姚氏终成大患,因此有意派遣心腹官员外任江南,培植朝廷的势力。

    池长庭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放在了吴郡。

    他并非孤军作战,为了令他更快扎根江南,京城那边花了许多功夫,原本该在京城颐养天年的燕国夫人也是因此回到了吴县,用自己的身份帮助池长庭结交江南世家。

    外任吴郡六年,池长庭同时也在暗中调查穆鸿之死,直至今年年初,终于在乌头村查到了点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深入调查,就天降一场水灾,淹了乌头村。

    池长庭的人盯上的人证,都在这场水灾中丧生了。

    因此,太子李俨决定借赈灾之名,亲自下到江南。

    阿棠说太子突然出现在吴兴郡,说明太子仪仗还没到,应该是李俨暗中带人去了吴兴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他和李俨不会没有准备,但还是被姚无忌打了个措手不及,可见有状况之外发生。

    来芳尘院之前,他将江南的布置从头到尾过了一遍,没有找到破绽,便将疑点转到了京城那边。

    倘若太子仪仗那里出了纰漏,有人提前泄露太子行踪给姚无忌,姚无忌便能事先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虽然事涉东宫嫡系,会惹太子不喜,池长庭此时却不能不提。

    李俨也不是意气用事之人,虽不悦,还是仔细回答了:“闻礼的双亲族人都在京城,未婚配,无子女——”微顿,“八年前密报姚无忌有谋反之心的,正是闻礼之父。”

    “可留意过是否有心仪女子?”池长庭仍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李俨看了他一眼,道:“有池卿的前车之鉴,自然是留意了的,已托给齐国公夫人照看。”

    池长庭没有在意他的嘲讽,微微一笑,心中略安,又问:“殿下仪驾是否入吴兴?”

    李俨道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”

    池长庭眸光微沉:“昔日穆御史于乌墩寨遇匪,臣惟恐故技重施!”

    李俨目光一动:“你怀疑——”

    池长庭点头。

    且不提穆鸿之死,就阿棠前世所知的刺客,必然不是什么水匪。

    就算乌墩寨水匪尚有余孽,可区区水匪,怎么可能在东宫高手面前讨得好处?更不用说害他殒命。

    “姚无忌手里有五千精兵,吴郡府兵只得三千,而且三千也不能全都开进吴兴,殿下安危为重,臣请东宫令,调宣城驻军待命!”

    吴兴郡一共四个邻郡,东为吴郡,北为晋陵,西为宣城,南为余杭。

    其中余杭太守是姚无忌的人,而晋陵太守虽然是京城指派,却是赵王系的人,只有宣城太守是中立清流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中立而已,要借兵,却是有些冒险。

    李俨沉默片刻,道:“仪仗那边带了三千禁卫,加上吴郡三千府兵,池卿在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臣担心姚无忌手中不止五千!”池长庭避也不避地直视李俨,低声道,“臣……有一个女儿,臣怕死……”


第029章 臣有一个女儿http://www.yangbianxs.com/90_90125/2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