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光欲明时,池棠终于出了这个屋子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地方看起来是个依山而建的小驿站,从房间到马厩,路上只遇到一个老迈的驿吏,接了姚十一的银子后,一句没问就走了。

    池棠被封了穴,直接提着塞进了马车。

    秦归则是行动自如自己上来的,姚十一最后坐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里再合适不过了,换个地方,倒是容易中途出错。”秦归道。

    姚十一没有回应,只吩咐赶车人启程。

    马车驶动,粗重的帘子时不时晃出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池棠紧紧盯着这条缝隙,期盼着能遇见人。

    虽然她现在不能动弹不能发声,但只要能遇见人,便有机会逃脱!

    然而,也不知姚十一走的什么荒郊野外,一路上几乎没遇上什么人。

    偶尔从缝隙里看到一两个迎面而来的人,也都是行色匆匆,浑然不觉车内的异常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光一点一点亮起,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池棠的心也一点一点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满腹心事,半宿未眠,再加上车子颠簸,池棠渐渐有些神智模糊。

    朦朦胧胧间,突然听见远远传来一声喊:“哎——前面那位赶车的大哥!”

    马车骤停。

    池棠不受控制地往姚十一身上栽去,待被扶稳,只觉心跳剧烈得几乎要从胸口破出。

    感觉到对面秦归在看自己,心中一惊,忙垂下眼眸,藏起眼里的激动。

    姚十一却没发现她的异常,她的注意力放到了车外。

    那一声喊停之后,便是一串轻快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对方也没有跑近,隔了大约十来步喊道:“请问玉华山怎么走?”

    这声音娇娇媚媚、妖妖娆娆,说不出的风情动人,便是姚十一一个女人听了都觉得身上一酥。

    外面的赶车人更是丢了魂似的,竟然一时没答上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似乎对赶车人的反应十分习以为常,笑了一声,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边……”赶车人指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女子又笑了:“我当然知道是北边,可我这一路走来,走了不少岔路,北面还有没有岔路呢?”

    姚十一眉间一蹙,打开车帘探身出去,却愣了愣,才道:“玉华山那是陛下和贵人们待的,我们没往那边走过,不熟!”

    嗓音带了几分粗哑和敌意,冲女子说完,又转头斥责赶车人:“再给老娘乱看,把你眼珠子挖出来!”活脱脱一名醋意大发的农妇。

    那女子笑了一声,仿佛对自己引起人家夫妻矛盾这件事觉得挺有趣。

    马车在姚十一的骂骂咧咧声中重新驶动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姚十一缩回身子,池棠忍不住眼里泛出泪花。

    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慢着!”那女子悠悠喊道。

    车停,池棠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周围仿佛瞬间安静下来,只听到马蹄走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盛夏天,你们这车怎么遮得这么严实呢?”女子笑吟吟问道。

    赶车人语气憨厚地回答:“家里孩子病了,怕冷,正要去前面县城看大夫呢!”

    女子笑道:“那你们可赶巧了,我正好通医术,就给孩子瞧瞧吧!不收银子!你们给我指路,就当报答了!”

    赶车人语声一沉,道:“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,姑娘看起来是个懂规矩的人,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!”

    女子顿了顿,笑道:“说得也是!”

    马车重新上路,姚十一回头看了池棠一眼,车内光线昏暗,隐约见她垂眸黯然,只当她难过失去了一次机会,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,姚十一突然蹙眉,又侧耳细听片刻,倏地打起帘子,冷声道:“姑娘这是要一意孤行了?”

    池棠蓦然抬眼,可恨不能回头让窗外的女子看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哪有啊!”女子笑嘻嘻道,“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本来也要往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姚十一冷冷一笑,道:“姑娘不是要去玉华山?”

    女子笑道:“我刚刚不是说了吗?因为岔路太多,我和同伴分头探路,我这边探到了,还要回去分开的地方找他呢!”

    姚十一冷哼一声,甩下了车帘。

    那女子跟得很是明目张胆,甚至同赶车人搭起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去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车里到底装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就是好奇,让我看看呗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拐卖了哪家孩子吧?”

    赶车人自然没有答她,不过她一个人也说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池棠纵然紧张,也听得暗笑,半年多没见,她怎么变得跟何叔叔似的?

    不过仔细一想,她虽然比不得何叔叔,也是一直话挺多的。

    大约跟了两三刻钟,女子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,赶车人忍不住问道:“姑娘和同伴是在哪里分开的?”

    女子笑嘻嘻道:“我也不记得了,可能在那边?也可能是那边?边走边找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让她跟着!”姚十一淡淡道。

    这姑娘看着就是有功夫在身的,如果真有同伴,倒不好对付,但现在看来,不过是个跟着他们的借口。

    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罢了!

    瞥了池棠一眼,昏暗光线中,女孩儿双眸晶亮,满是希冀。

    姚十一嘲讽地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阵,马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咦?这么巧?我就是在这里跟师兄们分开的!”女子嚷嚷道。

    姚十一懒得理会,解了池棠双腿的禁制,拉着她下了车。

    下车处,是一座无人庙宇的门口。

    池棠一下车,便看到了那个跟了他们一路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女子正站在阶前往里看,听到他们下车的动静,转过身来,红色衣袂旋飞如石榴花绽。

    青丝红唇,玉容雪肌,转眸间春波粼粼,万种风情。

    目光一对上,池棠就着急地朝她使眼色。

    她诧异地挑了挑眉,对着池棠打量了几眼,笑道:“这就是你们家生病的孩子?看着是挺让人着急的啊!”

    只这么轻飘飘地一说,目光就飘向了池棠身后,露出更有兴趣的神情:“咦?这位郎君好似在哪儿见过?”

    池棠被姚十一拉着往里走,心里凉透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换了衣裳换了发髻又在脸上涂抹了点东西吗?真的就一点都认不出来吗?

    


第270章 问路的姑娘http://www.yangbianxs.com/90_90125/2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