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雍杰站在李灵的角度,设身处地的想了想,也觉得如何处理确实难为她一个小姑娘了。毕竟一方面是道义,另一方面是亲情。李家作为一方豪门势力,不能没有道义,而很显然李灵也不能没有亲情。

    张雍杰心想不如此等难题,就由自己来处理,直接将李灿关押个十年八年也就是了,计策已毕,当下血饮剑一指,指向李灿,朗声说道:“说出你的道理来,若你说的有道理,今天我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李灿环顾四周,见杨传刚,铁冲等人均是沉默,没有表态,没有表态那就当他们是默认。当下说道:“这天下英雄,江湖上闯荡的,哪个人没有受到过言语相激?凭啥他陈天华便不能受到刺激?谁又能知道他内心这般脆弱?”

    场上众人一听,当下纷纷交头接耳,很显然不太认可李灿这句话。张雍杰摇头道:“不对。若在平时,出言挤兑,对方自杀也可怪对方太过脆弱。但方才是什么情况?方才你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张雍杰这一质问,李灿听不大明白,所以张雍杰继续解释道:“你是李家少主,你的言语在陈大侠看来,是代表李家,甚至是代表在场的诸位英雄,所以才酿成如此惨剧。”

    李灿这时候似乎已经愤怒了,大喊道:“咱们李家凭什么就该救他陈天华?而且方才大战,我李家死伤多少兄弟,他陈天华若是顶天立地的大侠,方才就该出来与我李家诸位兄弟共同死战,一力承担。可他倒好,抱着老婆躲在一旁就跟没事人一样,如此行为算哪门子大侠?他若算大侠,我李灿第一个不服。”

    如果陈天华是顶天立地的大侠,方才就该与李家诸位兄弟共同死战。这句话击中了张雍杰内心的要害,让张雍杰内心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自从张雍杰出来闯荡江湖,后来亲历‘青龙会’吹捧之事。早已知晓这江湖上徒有虚名的大侠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不管陈天华以前如何如何侠义,自己并未亲眼见过,但从方才天马帮为了他,死战强敌而他却躲在一旁的事情来看,陈天华头上这大侠二字,是乎有点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张雍杰愣在当场,不知如何反驳。而天马帮很多帮众,听到李灿如此说话,纷纷觉得大有道理。

    有些人已经忍不住说道:“对啊,咱们死伤数十位兄弟,陈天华这个当事人却跟没事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还有人纷纷说道:“方才这陈天华要是肯出来与我天马帮诸位兄弟共同应战,那番僧定然不敢再嚣张挑战。如此也就不会有大小姐被劫持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经过李灿这一番辩解,大多数人均觉得这陈天华方才应该出来应战。然而他却躲在后面,绝非英雄好汉之行为。甚至有天马帮的帮众,越想越气,方才还一口一个陈大侠,这时候有人已经开始大骂陈天华不是个东西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杨传刚,铁冲等人都无法反驳这一点,纷纷陷入了沉思。觉得这种情况,似乎不需要李灿抵命了。铁冲这时候说道:“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

    李灵心中紧绷的这根弦总算是落下了,情况发生突变,形式大大好转。李灵方才道:“厚葬陈天华夫妇,李灿杖五十。杨叔,就由你指派行刑兄弟,立即执行。”

    李灵这话说的非常有艺术,既做了处罚李灿的决定,又给杨传刚留有余地,若是杨传刚觉得罚的轻了,自然可以指派人手,于五十杖之内,活生生的将李灿杖毙。

    但是李灵也捏拿准了杨传刚无论如何不敢将李灿给杖毙。如若杨传刚真敢如此行动,那便是存心要造反了。二十杖之内,便可阻止,救下李灿性命。

    而且杨传刚一旦表露反心,存心和李灿过不去,这在场的诸位兄弟,都是李家的兄弟,都是有长着脑袋的,自然不可能稀里糊涂的跟着杨传刚造反。

    暗斗才可怕,明争,谁怕谁?凭借李家的声望,只要将事情来弄去脉让大家看个明白,还有几人会跟着你杨传刚的脚步走?还怕你杨传刚要翻天不成?

    杨传刚当然知道这一切,他看了看李灵。暗中交手数个回合,他早已明白眼前这李家大小姐,可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杨传刚心中思量,这李大小姐的权谋之道,深得她老爹李延津的真传。本以为李延津不在,这李家便该由他杨传刚临时当家,借机提高自己的地位,这时候不得不对李灵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杨传刚当下点名李岳,李异二人执行杖行。李岳,李异二人是李灿的族叔,虽然这转折亲排的有点费脑壳,但毕竟是正宗的血脉关系。杨传刚点名这二人执行杖行,那自然是一种妥协。

    但李灿哪里知道这些暗斗的弯弯道道?看着自己即将被打五十大棒,当下肺都气炸了,只见李灿盯着李灵,连声说道:“好,小妹,你有能力,你凶。你连你大哥都打,果然是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也想不出来更好的处理办法,谁是谁非,到底该怎么处理,竟然难倒了自己。这事先放在一边,他日先暗中调查一下陈天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,再来决定如何处理李灿,自己再来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张雍杰环顾四周,追风宝马在此,却不见萧燕的踪迹,当下心中有些着急,连忙向李灵打听情况。但李灵当时只注意观察场上局势,也没有留意萧燕的去处,唯一能确定的是萧燕并未被天海仙教教徒带走。

    张雍杰心中一片茫然,大感失落,不知萧燕又会去哪里呢?她怎地不跟自己打个招呼?

    李灿的哀嚎之声正在响起,上官小飞已然返回,当即向张雍杰招手,呼唤道:“张兄弟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连忙上前,上官小飞说道:“先前那番僧,持有我血饮利器,金月枪。我一路跟踪过去,那番僧往灵州方向逃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金月枪三个字,张雍杰想起那日在寿城唐门酒楼与唐俊的谈话。大姐杨杉之所以攻击唐门,便和这金月枪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张雍杰想起大姐多次于危难之时,相救自己。更是将佩剑血饮宝剑送给自己防身,这份恩情,如何能不还?大姐为何要攻击唐门?杨娇为何会离奇离世?这些事情不调查清楚,恐怕以后还会有江湖血案发生。

    现在金月枪现世,自己岂可袖手旁观?张雍杰当即运出双股内力,相助上官小飞疗伤。张雍杰跨上追风宝马,同上官小飞两人两骑一同往灵州方向赶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