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雍杰见此情况,单股内力自丹田而出,直击绍七。周义柏,凶和尚铁肩见此纷纷前来阻挡,但张雍杰这一举动是何等迅猛?

    那绍七本想挟持李灵跳开战圈,再作威胁。难不成这张雍杰想让这李家大小姐命丧黄泉?但张雍杰出招太快,这时周义柏,凶和尚铁肩,绍七和李灵四人站位太近,均是受到那电击之苦。

    张雍杰怕李灵修为教浅,无法承受电击之痛,因此下手留有余地,只用了一分力量。此时绍七,周义柏和凶和尚铁肩等人均是内伤在前,这一分力道也让他们吃痛不已。

    张雍杰跟着一掌推开绍七,将李灵拉将过来,飘至假山下面空地上,整个过程非常连贯,如行云流水,解救的十分漂亮。

    绍七三人见此情况大惊,此番失去了李灵这样一道屏障,血光之灾近在眼前。当下再也顾不上那一百万两银票了,三人转身发足狂奔,向北逃去,隐藏在长安人来人往的街道内。

    杨传刚见此情况,立刻传下号令,全城搜索,誓要将这三人擒住。

    张雍杰放开李灵,众人见李家大小姐李灵安然无恙,纷纷舒了一口气。要是这李灵小姐,有什么损伤,那可是天马帮全帮上下的耻辱,他日如何与李家大爷交代?虽然这李家大爷已经消失了大半年了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杨传刚,铁冲以及李家一众人物纷纷上前致谢,李灵这时也感谢说道:“多谢张少侠仗义相救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想起之前这李灵侧身拱手的动作,当即学着李灵的话,抱拳说道:“都是江湖儿女,李大小姐不必挂怀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李灿从后堂赶来,喊道:“陈天华夫妇已经自杀了,你们赶快放了我小妹。”

    方才李灿见到李灵被劫持,再也无法淡定。当即便以李家少主的身份,跑到松园对陈天华夫妇说了几句: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天马帮为你二人已经死了多少人了?现在连我妹妹也被敌人擒住,你们与天马帮无恩无故,你还好意思躲在这里吗?你陈天华有胆做没胆当,还好意思称大侠?是好汉的便快自刎,别再拖累我李家了。”

    陈天华也是有血性之人,一时气短,躲在李家避风。如今天马帮为他已经死伤了不少人,他自觉也无颜苟活于世,听得此言,拔剑自刎,以死谢天马帮。

    陈天华妻子与他恩爱无比,见此情况自然不肯独活于世,也跟随陈天华去了。

    李灿见到李灵已经完完全全脱险,而方才那凶神恶煞的三人早已消失不见,当下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什么?陈天华夫妇竟然自杀了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杨传刚见此情况,当下怒气冲天,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立即便有亲历方才情形的帮中小厮,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将李灿如何相激的话语,从头到位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听得这些言语,当真是肺都气炸了。想那陈天华是何等的英雄好汉?现在竟然死了。

    而且天马帮付出了多大的代价,才接二连三连退强敌。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,陈天华夫妇没有死在敌人手上,却死在自己人手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让人多么气愤的事情!就连张雍杰也无法忍耐,觉得这李灿真的太不是东西,竟然将陈天华夫妇给挤兑死了。

    但李灿毕竟是李家少主,大多数帮众都是敢怒不敢言。李灿看着大家的愤怒的神情,还不知大难临头,双肩一耸,说道:“你们看我干啥?又不是我杀了他的,是他自己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杨传刚,铁冲两人盯着李灿,盯的李灿全身发麻。杨传刚喝道:“给我架起来。”

    立即便有两名天马帮帮众,将李灿给架了起来。李灿喝道:“干什么?姓杨的老头子,你当我怕你?本少爷再给你说一次,是他自己自杀的,可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杨传刚喝道:“你不说那些话,陈兄弟怎么可能自杀?你还说与你无关?”

    李灿这时候看着李灵,大叫道:“小妹,你赶快救我。”

    李灵这时盯着李灿,一直未发话。这时听着李灿呼救,正陷入一阵沉思。

    杨传刚这时道:“李大小姐,你看这事怎么办?”杨传刚这一声李大小姐,拖着重音,众人听来都知道,这已经是很不客气的称呼了。

    李灵这时候早已陷入两难的处境,她几乎无法发言。这个时候,李灵是万万不能责怪李灿的,否则众怒之下,这李灿只有死路一条。更何况这李灿是为了救自己这个小妹,才做此荒唐之事。

    但李灵也不能为李灿辩解,李灿此举,毫无江湖道义可言,而且是给李家的脸面上大大的抹黑。此时为他辩解,便伤了在场所有兄弟的心。

    心一旦寒了,队伍便不好带了。说不定会因为此事,导致李家分崩离析。至少这杨传刚有借机脱离李家,自立山头的风险。

    李家作为新起的武林世家,不像唐门,胡家那样枝繁叶茂。李灿李灵这一代已经是人丁单薄,这种情况下仍然能够聚集附近各大帮派组成大李家,挤入三家四派之列,靠得就是江湖道义。靠得就是法加于尊,诸位兄弟人人平等。

    因此,即便李灿贵为李家少主,犯下这等错误,也难以逃脱惩罚。

    李灵毕竟现在是李家的临时当家人,名义上是杨传刚的上级。李灵的沉默,其实是把难题推到杨传刚身上,让杨传刚先行拟定处理方案,再来由自己定夺。

    如若那杨传刚一定要逼自己表态,那便是欺主。这长安天马帮,虽然是杨传刚在掌管。但天马帮毕竟还是李家的帮派,帮众内心拥护李家的极多。

    杨传刚欺主一旦坐实,他不一定能指挥的动整个天马帮。而且铁冲是万万不可能容忍杨传刚欺主的,他能够迅速调集埋伏在长安周边的黑鬼窟兄弟。

    所以,李灵此时此刻最好的处理方式,便是沉默,让杨传刚继续发言。

    而杨传刚作为一代老江湖,自然知道这些把戏。他知道李灵的沉默,是让自己继续说处理结果,再由他定夺。因此杨传刚也跟着沉默,要等李灵开口。反正自己也没有再出言逼她表态。这位李大小姐愿意沉默多久,那就沉默多久。

    那李灿见此情况,却坐不住了,毕竟现在被架起来的人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只见李灿大叫道:“好,好,好。你们都干的好!今天也不拿我爹说事。是英雄好汉,咱们今天讲道理,我要是做错了,你们直接拿我性命,我李家没有孬种,我要是皱一下眉头,不算英雄好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