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天下谁都知道洛阳李家贵为武林中顶级豪门‘三家四派’之一。这李家少主李灿,拥有金山银海,竟然做出如此勾当,这可真是天下奇闻了。

    张雍杰想起那日在渝州,说书先生说道这长安,洛阳等地百姓吃的米粒中,十粒中有七粒均是李家的米铺卖出来的。因此他万万没有想到第一次遇见这李家少主李灿,竟然给自己上演了这么一出把戏,当下感到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当下两人快马加鞭来到长安,病猫子决定前去联络一些黑鬼窟的兄弟,共同对付那青铜道人,当下便和张雍杰分开而行。

    长安,天下闻名的长安,汉唐古都,比渝州更为繁华。虽然眼下京师已在燕云,但长安仍然是华夏大地很重要的都市,历史底蕴雄厚。

    张雍杰在城墙根上便感受到了来自汉唐的味道。当下翻身上马,将大雁塔,钟楼,鼓楼,大明宫游览了一遍。

    冬天的太阳落山很早,此时虽然并不太晚,但天色已然暗淡。长安街道各处点燃了纸灯笼,将城市的街道照亮。

    张雍杰心想这长安不愧是长安,若在云顶山上,这会儿师弟们就应该入睡了,只能听见三两声狗叫。而这长安,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,现在夜晚的娱乐活动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这时街上有路人经过,走得甚是匆忙,边走边向同伴说道:“你走快点,今夜是华浓姑娘亲自发布嘉靖英雄榜,咱们得去瞧瞧那传说中的华浓姑娘到底怎生模样。”

    那同伴取笑道:“瞧把你急的,那华浓姑娘又没有你的份儿,你着什么急。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这大唐芙蓉园还有那么远,如你们这般拖沓,咱们到了,恐怕华浓姑娘早走了。”说完不断的拉扯前进。

    张雍杰听他说什么‘嘉靖英雄榜’,心中思量这必然又是那‘青龙会’搞的把戏。这大唐芙蓉园本是唐朝的时候,皇帝招待新榜进士所在地方,这‘青龙会’在此地发布什么‘嘉靖英雄榜’,颇有些附庸风雅的味道。

    张雍杰决定也去凑个热闹,多多了解一下这青龙会。当下向街坊打听了方向,策马朝那芙蓉园奔去。

    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扶栈露华浓。若非群玉山头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。”这首诗仙李白为杨贵妃作的诗,正传入张雍杰耳朵里。

    张雍杰正想这首诗歌此时此景,吟唱出来,也颇有韵味。不知是哪位才子有如此雅兴在此吟唱,顺眼望去,却见那李灿正在眉飞色舞的向一位番僧比划。

    只见那李灿继续兴奋道:“大和尚,快闭着眼睛感受一下大唐的仙气。”说完便双手举向天空,闭目深吸。

    那番僧长发卷毛,发线极高,额头微微向前凸起,想来必然武功极高。番僧右手拿着一根长条包裹,随便一人都能从那外形,看出里面装着一杆长枪。

    张雍杰突然想起那日在侠义庄也遇见过一名番僧,不知那名番僧和眼前这人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那番僧微微一笑,并不学着那李灿的动作感受什么大唐仙气,而是站在一旁,说道:“小兄弟,你带小僧来这种烟花场所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李灿哈哈一笑,连忙做了一个嘘的动作,示意那番僧不要再说了。只见李灿说道:“大和尚,你可真没有见识,这大唐芙蓉园,竟然被你说成是烟花之地。你怕是没有见过关中有钱人家如何消磨时光,本公子今天高兴,请你个大和尚来喝茶听书,这可是你在藏边享受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拉着那番僧走进园子里,张雍杰见此情况,心知那李灿又在耍什么花样,骗得这和尚一顿茶酒钱。当下将马匹交于园外看守小哥,交了二钱停马费用,走进园子里。

    前方一座大门,正是买票的地方,李灿到此便在身上一阵乱摸,却也没有摸出半个铜钱。那番僧见此,当下从身边抓出二十两银子买了票钱。

    那李灿拍着那番僧的肩膀,笑道:“大和尚,你果然仗义,本公子交定你这个朋友啦。下回我请客,咱们到醉仙楼大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那番僧也不理会,当即走进。张雍杰冷眼旁观,他实在不知道这堂堂李家大少爷,本来富可敌国,为何要蹭吃蹭喝,到处行骗呢?

    宫廷大殿里,已有不少人聚集,人声嘈杂。其中有人交谈道:“这嘉靖英雄榜每隔十年发布一次,今天这次已经是第三次啦。上一次的榜首湘西女杨杉,大家都知道吧,听说现在已经成了江湖上武功最高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嘿嘿,你当这榜单是闹着玩的?能够进入这‘嘉靖英雄榜’的少年侠客,将来必定大有作为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听人闲谈,吃了一惊,当下心中思量,难道大姐也是‘青龙会’的人?也是被人吹捧出来的?想及于此又连连摇头,心想大姐的武功自己亲眼见过,绝不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张雍杰上前搭讪道:“这位兄台,不知可曾听说过‘青龙会’?”

    那人回过头来,说道:“什么青龙会白龙会,咱们长安只听说过李家,这李家的帮会,天马帮总舵就在长安南郊,长安谁人不知?其他的想来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帮会罢了,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听这人言语,知道他没有听说过青龙会。但这什么‘嘉靖英雄榜’肯定是青龙会搞的把戏。不知道这青龙会到底存在了多少年,他们口中的‘上位’又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这时人群中一阵喝彩,有人叫道:“华浓姑娘出来啦。”张雍杰只见那华浓姑娘约莫二十三四年龄,身材微胖,珠圆玉润,极为漂亮。

    那华浓姑娘跃上高台,高台之上有一方大白缎步,铺满整个墙壁,从左至右一共被分成六列。张雍杰看了看,心想此次被‘青龙会’收买进入这‘嘉靖英雄榜’的竟然还有五位,不知道是哪五位人士。

    周围已有丝竹管弦开始拨弄,响起一阵阵清爽的音乐。伴随着音乐,华浓姑娘开始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台下一片喝彩之声,不知他们是为华浓姑娘的舞蹈而倾倒,还是为华浓姑娘本人而倾倒。

    一曲已毕,那高台两边已有数十只大鼓,每一只鼓旁边均有一名大汉。这时候已有两名大汉抬着一方书桌,书桌上一盆墨汁,上面摆着一支很大的毛笔。摆放在华浓姑娘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时候鼓点开始响起,轻声而密集。张雍杰识得前奏,竟然是一曲‘秦王破阵乐’。

    华浓姑娘拱手道:“江湖侠士少年郎,英姿神彩心飞扬。”说完纵身一跃,飞向那白缎顶端,大笔一挥,自上而下,已然在那白缎最后一列写下‘唐门唐驯’四个大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