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此策马在官道上前行一日,张雍杰已然困乏之极,毕竟有好几天都是睡眠甚少,此刻骑马都在打瞌睡。张雍杰心想稍后到明阳宫找李灵讨要‘金龙密钥’,话不投机又是一场大战,事前应该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前方丛林深处似有人家,张雍杰策马而往,向主人说明来意,并取出十两银子酬谢。主人也甚为好客,主妇弄了点小菜,张雍杰吃了之后,再美美的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待到次日醒来,已然是中午,张雍杰体力充沛,精神振奋,当即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日,张雍杰行进至一处弯道上,前方却有一道路障,路障前面,一群人率先争吵起来。看那情形,有十二三名彪形大汉,拦住一名青年武士,不让其通过。

    那青年武士,骑着黑马,年龄约莫二十三四,长着国字脸,手中拿着一把断刀,看起来就不是好惹的人物。

    只听那青年武士说道:“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,你等岂可设置路障?是要拦路抢劫吗?若是抢劫的话,给你银两你又不要。”

    那便十几位大汉个个手拿钢刀,将路封死了。他们视乎不怕这国字脸的青年武士,无论那青年武士怎么说,这十几位大汉硬是不让路。

    张雍杰心想这可真有意思,天下还有不抢钱的路霸?且听听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那青年武士手握刀把,说道:“在下有急事,急需通过,切勿为难在下。”

    那边有人笑道:“嘿嘿,今天就是为难你了,你又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另一人凑个热闹,说道:“看起来这小伙子,还想动刀子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拦路一方为首一人喝道:“小兄弟,你这把破刀能杀几个人?你要是活腻了,大哥也可以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武士显然已经愤怒,动武已经是可以预料的了。为了阻止血战,张雍杰当即策马向前,问道:“敢问前方发生了什么?怎么这里不让人通过?”

    那领头人将钢刀放到肩膀上,挥手喝道:“你别管前面发生了什么,总之这里不让过,识相的赶紧滚蛋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觉得这人说的可真霸道,直接不让人走官道,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张雍杰皱眉道:“你等是何人?怎敢如此猖狂?”

    一人答道:“嘿嘿,猖狂了又怎地?说出来吓破你俩的胆,咱们可是山西总瓢把子彭大爷的属下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是啊,彭大爷是谁?那和洛阳李大爷是把兄弟,得罪了彭大爷就是得罪了李大爷,你们两个小子,不知道天高地厚,嫌命长吗?”

    得知这是山西彭猛设置的路障,张雍杰心中很是愤怒。先前在太原瓦帮的时候,听见史云山安排进攻明阳宫,这彭猛复杂切断外围道路,封锁明阳宫。

    难道这史云山等人竟敢不听招呼,自己一走,他便先行进攻明阳宫?

    好家伙,自己先前在太原瓦帮,那般强硬的警告史云山,他竟然把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,仍然我行我素,这还得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雍杰已然是怒不可遏,正待出言呵斥,后方又来一人一马。

    这次来人是一个长相极其秀美的青年,看起来温文儒雅,年龄比张雍杰稍微大一点,约莫二十岁。只见他手拿铁枪,快速纵马。

    那设置路障的十余名大汉,当即喝道:“此处道路不通,请阁下沿路返回。”

    那长相极其秀美的青年,勒马挺住,问道:“为何不准通过?”

    那领头大汉嘿嘿笑道:“本大爷说不准通过,就不准通过,你哪里那么多问题?找死是吗,,,”

    那领头大汉话还没有说完,喉咙已然被长相极其秀美青年手中长枪刺破,鼓着鱼眼,万万不敢相信这事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这长相如此秀美的青年,一言不合,竟然动手。张雍杰也没有想到,杀伐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其余十余位大汉见此情况,先是愣住,他们万万不敢相信突然就死人了。时间仿佛静止,仿佛过了很久那些大汉才回过味来,纷纷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冲突顿起,那十余位大汉纷纷举刀攻向长相秀美的青年。只见那青年飞扬勇决,抄起手中铁枪,左刺右挑,转眼之间依然连刺数人的喉咙。

    战斗几乎就在一瞬间,胜负便分出高下。十余位大汉只剩四名,运气较好,躲过了青年的铁枪,但他们再也不敢向先前那样嚣张跋扈了,纷纷吓的大惊失色,四处逃散。

    那马上的青年微微摇头,也许是在为自己枪法不到位,导致有人逃生而感到遗憾。

    这一手铁枪功夫,耍的可比张雍杰要厉害多了。张雍杰心中对此人枪法颇感赞佩,但又对他杀伐过重感到气愤。

    这些拦路大汉,虽然可恶,但是出手教训教训他们即可,何必非要杀人?

    那长相俊秀的青年,只是飘了张雍杰和国字脸武士一眼,便策马往前。刚走了两步,又回头对张雍杰和国字脸武士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那长相俊秀的青年口中喃喃道:“辽东断刀,追风马。二位莫不是辽东断刀雷明,和蜀北千岛张雍杰?”

    那国字脸武士手握断刀,抱拳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    辽东断刀雷明这几个字,张雍杰分外耳熟,总觉得在哪里听说过,但一时之间又记不起来。

    那长相俊秀的青年抱拳行礼,自我介绍道:“鲁东铁枪,李玉堂。”

    鲁东铁枪李玉堂这几个字,张雍杰也是有所耳闻,总觉得很熟悉,但是根本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。

    雷明抱拳还礼,张雍杰却是纹丝不动,因为他讨厌李玉堂一言不合便出手杀人,不愿跟这种人打交道,不但不愿意,可能还想找个机会收拾一下这个人。

    那李玉堂见张雍杰一言不发,甚为无礼,冷笑一声,轻轻的整理了一下衣袖,淡淡说道:“张兄弟位列‘嘉靖英雄榜’榜首,架子自然是大了些。不知道张兄弟认为愚兄方才的枪法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玉堂见张雍杰似乎比自己小一点,所以自称愚兄。事实上,李玉堂喜欢当别人的大哥,不喜欢当别人小弟,所以只要武艺在他之下的人,哪怕对方年过七十,他也是自称愚兄。

    李玉堂这一番说辞,张雍杰才反应过来,这辽东断刀雷明,鲁东铁枪李玉堂,均是那青龙会发布的‘嘉靖英雄榜’榜单上的人物。

    张雍杰虽然从来不把‘嘉靖英雄榜’放在心上,但是对于李玉堂来说,似乎这榜单很光荣。

    张雍杰冷冷道:“实在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李玉堂闻言大怒,但他却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怒气,装着云淡风轻一样。

    李玉堂冷笑一声,淡淡说道:“蜀北千岛张雍杰,陇南弯刀严世雄,这两位分列一二名,愚兄一直想找机会切磋一下武艺。”

    李玉堂在‘嘉靖英雄榜’榜单上名列第三位,屈居张雍杰和严世雄之下,他非常不服气,认为这天下还有比他更优秀的青年?

    所以李玉堂一方面更加刻苦练习枪法,另一方面也确实想找机会打败这两位,来证明这榜首的英雄少年,非他莫属。

    张雍杰本来就有意找李玉堂的麻烦,没想到这小子却率先挑衅,也就不用再找理由了。

    张雍杰翻身下马,嚣张道:“你要能从我手上走一招,算你赢。”张雍杰之所以说话这般狂妄,意在激怒李玉堂,让他抢先出招。

    而这李玉堂使用铁枪作为武器,千岛电劲正是其克星,只需找机会抓住铁枪,这雄厚的内力,便能传递自李玉堂的身上。

    张雍杰自知内力雄厚,连服部千斤都不能抵挡,更何况眼前这个白面小子?

    张雍杰说的如此狂妄,那李玉堂反而不敢动手了。李玉堂寻思,正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,张雍杰能口出狂言,也必有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场上氛围一度尴尬,雷明虽然长个国字脸,看起来很凶,但其实他还是比较随和的,此时出来打个圆场,说道:

    “两位英雄切勿相争,此次咱们有缘在此地相会,想必均是接到了上位的命令,要赶往明阳宫,相助天海仙教守山,咱们就不用在这里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李玉堂像是找到了台阶,正好趁此下台。只见李玉堂哼了一声,当即纵马向前,但胯下之马大声嘶鸣,无法前进,原来尾巴已经被张雍杰扯住。

    李玉堂回过头来,冷冷道:“你要怎地?”

    张雍杰黑脸喝道:“你杀了人,还想跑?下来!”

    李玉堂冷冷道:“方才你也看到了,这些人莫名其妙封路,如此霸道,岂不是找死?”

    张雍杰却不与他对答,千岛电劲一出,当即电的那马上串下跳。那李玉堂怎受的了如此颠簸,当即从马上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李玉堂也有两把刷子,虽然从马上摔了下来,但他来了一手漂亮的轻功,落地甚为潇洒。

    大战难以避免,李玉堂决定先下手为强,当即铁枪一挺,向张雍杰刺去。

    张雍杰不愿与之纠缠,当即看准来势,伸手抓住李玉堂的铁枪,运起喷薄之内力,源源不断的向李玉堂传递过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战而下,便能将李玉堂制住,却没有想到千岛电劲竟然对李玉堂不起丝毫作用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李玉堂极速抖动铁枪,从张雍杰手中挣脱,紧跟着又是一刺。

    既然千岛电劲对李玉堂不起作用,那就只好见招拆招,张雍杰身子向后一样,脚下直踢李玉堂手腕。

    张雍杰内力虽然强劲,但武学招数其实并未达到精妙的地步,更何况此刻张雍杰还是赤手空拳,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两人转眼间便斗得十余招,张雍杰大怒,心想我还收拾不了你小子?当即避开铁枪,直接向李玉堂身体劈掌而去。

    张雍杰掌力之强劲,就算是隔空发掌,也能震的鹅卵石炸裂,更何况血肉之躯?

    李玉堂勉强受住张雍杰隔空一掌,待到第二掌打过来之时,当即口吐鲜血,脏了一身衣服。

    李玉堂在倒地之时,发出最后一击,铁枪出手,极速向张雍杰飞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没有什么用的,张雍杰侧身躲过,出手一抓,便将铁枪抓在手上。

    张雍杰握住李玉堂铁枪之时,才明白为何千岛电劲传递不过去。原来这哪里是铁枪,只是枪头是块铁,枪杆却是用木头做的,涂成黑铁的颜色。

    木头自然不能传递千岛电劲,而鲁东铁枪之所以制成这样,也是为了迷惑敌人。

    枪头重,枪杆轻,武器重心便转移到枪头,这样在危机时刻,铁枪也可以秒变飞枪。重心在枪头,也可以增加精准度。

    张雍杰随手将铁枪丢弃一旁,走到李玉堂面前,脚踩着李玉堂的肩膀,一脚将他登倒。

    张雍杰冷冷道:“就凭你这两手三脚猫的功夫,也敢杀人?”

    李玉堂却不太服气,回答道:“行走江湖的,哪个手上没有几条人命?你敢说你张雍杰就从来没有杀过人?”

    张雍杰回想了一下,自从自己行走江湖,好像在永城将熊铁打伤,当时还以为他死了,后来又在寿城唐门酒楼遇见熊铁替青铜道人送信,没有死。除此之外,自己还真没有杀过人,最多将几个人打伤而已。

    张雍杰回忆了一下,方才说道:“我确实没有杀过人,不过今天可能要例外了,你一招之间,便背负七八条人命,岂能留你?”

    李玉堂狂笑,也不知道他是否通过这种方式,来缓解自己对死亡的恐惧。只听见李玉堂狂笑道:“姓张的,你要是敢杀我,上位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想起自己假意追随上位,就是为了查出谁是上位,如今这个任务还没有结束,而辽东断刀雷明也在此地,若是自己杀了李玉堂,这事便肯定会传至上位耳朵,事情可能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如果要将雷明一起杀了灭口,但雷明并没有杀人,而且还好言跟那十几位大汉协商,如此情况,张雍杰又怎么下的去手?

    张雍杰稍微一思索,便知道此刻是不能杀这李玉堂了,只好再做打算,张雍杰问道:“你可知谁是上位?”

    李玉堂吐了一口血痰,冷冷道:“不知,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又看了一眼雷明,好像在询问雷明是否知道上位是谁,那雷明却淡定的站在一旁,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张雍杰只好问道:“雷兄是否知道上位是谁?”

    张雍杰出口想问,雷明这才摇头道:“在下也不知道谁是上位,平日里是华浓姑娘与我接洽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知道从他们两人口中是无法打听出谁是上位,看着眼前的李玉堂,心想此人看起来温和儒雅,但脾气却非常暴躁,若留他在世上,绝对是个祸害。

    但眼下更重要的事情是,不能让上位对自己起疑,自己断不能灭了这李玉堂,如何是好?

    张雍杰思索一阵,当即两掌拍向李玉堂两肩,两股强大的内力迅速集结在李玉堂双肩,形成制约。

    张雍杰揣摩,当世也许只有大姐杨杉才有雄厚的内力冲破这两道制约,但是大姐杨杉是绝对不可能替李玉堂解除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李玉堂双肩便不能使力,只能应对平常生活所需。武力值大打折扣,基本是废了。这样操作,想必这李玉堂再也不敢胡乱杀人了吧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不杀这李玉堂,将来在上位面前,就可以一口咬死自己只是气愤李玉堂随便杀人,所以出手教训教训他而已。

    李玉堂也能感觉到两股强大的内力在自己的双肩集结,而双手再也使不出内功,当下又惊又怒,惊恐道:“你废了我的武功?你居然废了我的武功?姓张的,有种你就杀了我,否则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后悔终生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淡淡道:“现在你还能杀谁?我这样做,说不定你还能活的更长一些,你自己好自为之。”说完,张雍杰不再理会李玉堂,也不再理会他的威胁。

    辽东断刀雷明在一旁,很平淡的观看着整个过程,既不劝架,也不对张雍杰的武力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张雍杰解释道:“这小子居然敢胡乱杀人,所以出手惩戒一下。”

    雷明淡淡道:“张兄弟不用解释,不过咱们此次受上位派遣,相助明阳宫守山,大战一起,必然是要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雷明的话,虽然说的很平淡,但也委婉的表达了他不认可张雍杰的做法。

    张雍杰当然能够听出这层意思,说道:“前日我本在太原制止史云山攻击明阳宫,却没有想到他仍然我行我素,发动了对明阳宫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叹息一声,又说道:“此刻我正要去找他算账,不知雷兄是否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?大战是否开始?”

    雷明疑问道:“上位要求务必在五月二十日到达明阳宫,想来此刻大战还未开始,张兄弟应该也接到过上位的通知吧,为何明知故问?”

    张雍杰寻思,李灵是上位的朋友,明阳宫有事,上位自然要派遣力量,相助守山,但为何没有人通知自己?按理说青龙会的人也早应该知道自己的武力,这么重大的事情,青龙会必然要让自己出马。

    但青龙会却从来没有派过人来找自己,难道是上次在小浪底,自己出言威胁,说什么若非上位亲自相邀,那便不要来打扰自己的缘故?

    张雍杰又想到,眼下五月十七,距离五月二十日还有三天时间,必须要在这三天时间内,想尽一切办法,阻止大战的发生。

    想及于此,张雍杰当即翻身上马,向雷明拱手道:“我并未接到上位的通知,兄弟我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说完张雍杰不再耽搁,策马极速向前奔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