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千林先前连伤张雍杰几剑,明知张雍杰躲不过快剑,但无奈快剑短了大半,无法触及张雍杰身体。斗得此时,心中大感焦急。他觉得自己明明稳占上风,为何就是拿张雍杰不下?

    这时候张雍杰枪尖划过地面,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。跟着张雍杰腾空而起,在空中转身挺出长枪,下刺杜千林。

    场上不少人均觉张雍杰这一招腾空而起的枪法,耍的十分漂亮,既有优美之态,又显豪爽大气。众人纷纷思量,这杜千林是万难躲过这一击了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杜千林也有两把刷子,只见他向前一倒,脚步一溜,跟着转身横躺着身体,从张雍杰的下方绕到了张雍杰的背后,跟着便是一剑,直接刺向张雍杰后背。

    张雍杰大惊,这一剑要是挨上,那还得了?恐怕那时候跟这个世界说拜拜的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幸好方才那一枪前刺,并无意伤害杜千林,因此并未全力一刺,招式并未用老。

    张雍杰当即将长枪往后一送,金月枪枪尾先一步触及杜千林的身体,千岛电劲紧跟其后,当即将杜千林电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雍杰本无意伤人,但方才那种紧要关头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,力量如何能捏拿的准确?因此这手千岛电劲的力道稍微大了些,直接将杜千林这样一个硬汉给电晕了。

    张雍杰感到一阵愧疚之意,但也知道杜千林休息几个时辰,也就好了,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眼下场景,索性展示出自己横行霸道的一面,向大家暗示青龙会就是这么一个霸道的邪恶组织,让大家引起警觉。

    只听张雍杰冷冷的,故意叫骂道:“不自量力的东西,跟咱们青龙会作对的下场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张雍杰环顾四周,又跟着叫道:“哪有哪位不知死活的东西,想要领教一下千岛张少侠的手段?”

    大明白知道现在该自己配合张雍杰的表演了,当即拿了长棍,指向张雍杰,冷冷道:“姓张的小子,我看你狂妄的不得了,让我来瞧瞧,你青龙会到底有几斤几两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见此情况,当即一掌拍向大明白。他不知道大明白内力深浅,因此只用了五成劲力,但两人一交手,大明白竟然抵挡不住,当即连续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张雍杰万万想不到大明白大侠的内力竟然还不及自己一半,见大明白大侠连退几步,生怕伤了他。当下满脸愧疚之感,但大明白眼神稍微一点头,向张雍杰表示肯定,让他不要自责。

    大明白嘴上说道:“好家伙,看来我还小看你了,再吃我一掌。”

    这次张雍杰比较小心,只用了三分力道,几番试探,终于大概的知道了大明白大侠的内力,差不多只有自己的两成多一点点。

    因此张雍杰只生出两成内力,与之相抗。众人只见张雍杰和大明白一时之间陷入焦灼状态。谁胜谁负,一时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雍杰不愿意让大明白大侠在众目睽睽之下,败在自己手上,让大明白大侠丢了颜面。因此焦灼片刻,当即内力一弹,自己连退数步,跟着身体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大明白大侠这时候见此情况,知道张雍杰是故意想让,当即大怒,喝道:“小子,你这就太过狂妄了。”说完当即挥舞手中长棍,向张雍杰打来。

    张雍杰这才知道大明白大侠不需要自己相让,如果自己故意输给他,反而表示看不起他。想到这里,心中惊起一阵冷汗,这本是一番好意,却没想到弄巧成拙。但这是无心之失,只盼大明白大侠不要生气。

    大明白手中兵器是长棍,并不是短棍,因此张雍杰手中金月枪在长度上占不得便宜。要论兵器的套路,张雍杰自然就相形见绌了。

    只见大明白的棍法耍的几近完美,无懈可击。张雍杰险些捏拿不住金月枪,只见枪身不停的颤抖,震的张雍杰糊口生辣发痛。

    这次再也不能希望通过兵器的触碰,来传递千岛电劲取得胜利了。因为大明白大侠手中拿的是木棍,千岛电劲无法通过木棍传递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大明白大侠长棍向张雍杰大腿劈来,张雍杰躲闪不及,这一棒挨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但幸好大腿上肉比较多,而大明白大侠下手又留有余地,这才没有将张雍杰腿骨打断。张雍杰大腿立即肿胀,形成淤血。

    大明白大侠一击得手,当下也不追击,将长棍处在地上,冷笑道:“小子,如何?这回你知道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了不?要不再来吃我几棒?”

    这一棒已然伤及胫骨,张雍杰当下走了几步,走路极为不自然,一瘸一拐的,想来若无几天的休养,怕是无法正常行走。

    张雍杰当即运气内力,集中到大腿伤口处,疼痛才稍微有所减小。

    听见大明白的话语,张雍杰回答道:“厉害,大哥,你凶!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大明白不屑道:“区区青龙,何足道哉。”

    众人瞧见他二人的对话很不客气,均觉得这两人必定因此战而结仇。但其实只有张雍杰和大明白两人知道,这只是开玩笑的说法。

    萧燕这时候叫道:“张兄,这人内力远远不如你,你不用跟他缠斗兵器,直接劈掌,以力取胜。”

    张雍杰吃了一惊,萧燕居然能从方才的打斗中,看出自己内力远远强过大明白大侠?她一个小女孩都能看出,那青龙会的奸细未必瞧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雍杰回过头来,看着萧燕。萧燕正站在下午李灵所在的位置,负手而立。但相比李灵,萧燕似乎更有气势。

    远山眉黛长,细柳腰肢袅,手如柔夷,肤如凝脂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

    萧燕的要求,张雍杰一向不忍拒绝。更何况此情此景,从理性角度分析,也应该继续向大明白发掌,让青龙会眼线确然明白自己对青龙会确然忠心耿耿,凡是与青龙会作对的人,侮辱青龙会的人,自己必须严加惩处。

    但大明白大侠是一位英雄好汉,又是自己敬重的人物,自己岂能对他强加内力?如果伤了大明白大侠,又如何是好?

    张雍杰正感到为难,却听大明白大侠说道:“小小少年,又有何等内力,你全力使出来,让我来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难道大明白大侠方才并未使出全部内力?难道他的内力高过自己?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?但转念一想,方才内力比拼,自己排山倒海的掌力推过去,大明白大侠那种时刻万难隐藏内力。

    大明白如此说话,张雍杰沉思片刻,稍稍明白其意,想来大明白大侠已然做好了被电晕的心理准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