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叶和刘秀峰聊了几句,到村里饭店炒几个菜带上,到了果园,一起喝酒聊天。

喝的差不多,刘秀峰骑着摩托带着他,去了隔壁距离约莫五六百米的他们家的果园,方叶过去一看,就知道,水肥不足,他这块地有点洼,浇灌又太多,带走了太多肥料,影响了肥料吸收。

“你要是信我,就少浇水,再施一遍肥料。

一棵树按照……”方叶指着这果树慢慢说道。

刘秀峰只当方叶喝了酒胡说的,他是完全按照农科大技术员的要求去做的,绝对没差。

果树是命根子,哪怕再怎么混球的人,除了张玉红儿子那样的少数,没人敢不上心。

“行,我信!”

刘秀峰笑着拍拍方叶。

“你什么时候教我飞刀啊?

你可是去年就答应了。”

方叶笑了笑:“等冬天吧,秋果收了,就彻底没事了。

冬天有时间,不然你随便练几天反而半吊子。”

两人随便聊了几句,刘秀峰把他送了回去,就回去睡觉了。

方叶刚回到果树园,就看到自己的葡萄架不远停着一辆SUV,葡萄架下面坐着一个人,看到这个人,方叶眉头皱了起来。

夏彦辰坐在那边鄙夷的看着方叶:“连个热水都没有。”

方叶随手在旁边摘了两个苹果丢过去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夏彦辰走到水管旁边洗苹果,洗完了咬一个走回来:“嘿,真不错,比我在市场买的甜多了。

到底是小阎王,干什么都比别人强。”

“少废话,有话就说,有屁快放。”

方叶坐了下来。

夏彦辰坐了下来,脸色严肃了,他是为杜宇峰而来,当然,不是给杜宇峰找场子,而是因为方叶出手了。

方叶靠在椅子上,悠然的看着星空把事情说了下:“再说了你不在海西州呆着,跑我这穷乡僻壤干嘛?”

“要不是你这么一尊阎罗蹲在海西州,老子至于的办公室都搬到花南县吗?

知道老子这几年过的什么日子吗?

每天起床都得一激灵,第一时间看看是不是有跟你有关的事。”

夏彦辰火气比方叶还大。

“小阎王已经死了,我只想种自己的果树。

哎,对了,我今年果子大部分都得是礼品级,卖给果业工厂可惜了,你至少给我卖十亩地的果子,十万斤。”

方叶有气无力的说道,大丰收也愁人啊。

夏彦辰瞪圆了眼睛:“十万斤?

要是三五十斤,哪怕三五百斤我自己掏腰包,可特么十万斤?”

“对了,过一星期,五十亩雪桃就熟了,至少给我卖二十万斤礼品级。”

桃子方叶也打理过,产量没苹果那么好,但是也增产不少,关键是桃子品相大为提升,礼品级大大增加。

“我艹……”夏彦辰抬腿就走,顺手还从果树上摘了一堆苹果丢到车上。

……白月儿回到了家,准备一下,就立刻赶到果园,今天是收雪桃的日子,但是和往年不同。

往年雪桃也是大多卖给了批发商,可今年雪桃品相太好了,方叶专门打电话给她,要她回来看看,能不能帮忙联络卖掉。

毕竟礼品级的桃子价格要高得多,本地果业多数是罐头或者各种食品加工,礼品级的桃子太浪费了。

白月儿很惊奇,这可是百年不遇的事情,方叶从没求过他,哪怕果园的事情也一样。

到了果园,杜海霞和白忠厚两个人脸上都笑开花了,旁边是几十个雇来摘桃的人,正在满脸惊讶的点桃子过称。

“好!五千四百六十五斤!目前亩产最高了,品相一样不差,半数是礼品级!村首,今年你们家这桃树是神了啊!比去年大年都产量高,品相好。”

一个提前来看果子的商人十分的兴奋。

方叶在旁边削了一个桃子递给刚过来的白月儿,笑着看看她:“尝尝。”

白月儿咬了一口,爽脆,甜,甚至感觉有点太甜了。

这是方叶经验不足,调整过度,结果糖分太高了。

其他几个果子商人很快围到了杜海霞身边开价,他们是礼品级的商人,和三河果业的业务不冲突,也不用害怕杜宇峰。

“一块五,我全收。”

一个四十来岁的商人直接出价。

“一块五?

你怎么好意思张嘴的?

一块七。”

另一个商人很干脆。

抢果子的时候,多有攻守同盟,但是今天他们的联盟不攻自破,这桃子品相好,个头大,而且甜的厉害,绝对是周围独一份,整个海西州都没有这么好的桃子。

“一块七毛三。”

“一块七毛五。”

“别吵了,两块三,谁有本事比我高我就闭嘴。

不但礼品级我全收,所有够品级的我都两块收,全收!”

一个约莫三十四五岁的商人看看其他人,直接把价格抬飞了。

周围几个商人差点被噎死,杜海霞兴奋的手指头都在哆嗦,看向让叶的眼神温软的好像是亲娘:“好好好。”

这个价格,比去年可是高了差不多一块了,这五十亩桃子,一亩五千多斤,至少得六七十万了。

“明年的桃子只要能保证这个品相,甜度,我现在就付定金全定,价格就今年这个价是底价,明年行情看涨还加。

要是明年行情不好,损失了算我的。”

那个商人还没完,接着说道。

杜海霞大喜,刚要接口,方叶轻轻对白月儿摇了摇头,白月儿虽然不清楚,但是看到方叶的眼色,不管心里有没有疑惑,立刻拦住了杜海霞。

果然,不等白月儿开口,旁边一个收购商冷笑:“你要不要脸,明年你还想独霸?

今年这是给你面子。”

“就是,明年果子看谁能耐。”

另一个收购商饶有兴致的看向了方叶和果树。

其他几个商人,其实是想让这个大胆的试试水,看这桃子到底能有多少空间。

“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说吧。

今年的果子先解决。”

白月儿笑着说道,此刻她真的是开心的笑!方叶有出息了,终于有出息了。

杜海霞连忙偷偷拽了白月儿一下,这多好的事情啊,明年不管旱涝保收的事情。

白月儿连忙按住她的手,轻轻眨眼。

那商人有点尴尬:“也好也好。”

杜海霞不清楚,那个商人可太熟悉海西州的果子种植情况了,他是想独霸这种目前可说是独一无二的果子!只要果源全在他手里,他三块都敢收,反正就这么五十亩,到时候他要价八块十块谁敢说不值?

这是最顶级的高端果子,高端就意味着价格是暴利。

收果子不用亲自动手,雇佣来摘果子的人就干了,方叶本来要去帮忙的,平常他也算个人手,但是这一次,他罕见的被杜海霞拉住不让去,让休息。

杜海霞清楚,不管方叶是不是走了狗屎运,果子的功劳必然是方叶的。

那个商人也干脆利落,立刻打电话调车,然后一头雾水的调集现金:这都什么年月了,非得要现金?

留了十多棵没摘,是留着送人的,毕竟自家也需要走走亲戚人情。

看着摘完的果树,方叶有点不好意思:“我还以为今年果子大收,不好卖。”

白月儿笑了起来,和他一起走在果园里,看看四周没人,脸色一下羞红:“哎,今年年底可就三年到了。

那个老神仙算的三年不能一起住也就过去了。”

方叶苦笑:毛的老神仙啊,那是杜海霞找人瞎编的,就为了不让他们同房,好让方叶离婚后,再给白月儿找个好人家。

 


第0008章 小试牛刀的雪桃http://www.yangbianxs.com/109_109427/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