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大早,杜海霞急匆匆的来到果园,看到方叶才松了口气。

“昨晚上回来也没给我说一声,今天早晨看到二楞回来才知道你回来了。

你想死是不是?”

杜海霞见面就骂。

方叶连忙屁股尿流的爬起来,抓起枕头边一个小包就递过去:“妈,一共收了两千多块现金,都是零钱。”

白月儿开车进来,正好看到杜海霞眉开眼笑的一把抓过那个小包要数钱,顿时捂着嘴偷笑,杜海霞爱现金这个癖好也是无敌了。

“笑笑笑,笑什么笑?

爱钱……爱钱那也是给你们攒的。”

杜海霞一点没在乎。

至于方叶给她转账几十万,杜海霞一点兴趣都没。

只问了一句大概亩产和产值,吓的真的原地跳了一下,接着就一把搂住方叶的脑袋,在方叶脑门上来了一口。

方叶吓的脸都绿了,白月儿还在呢!杜海霞哈哈大笑,混不在意,白月儿都脸色尴尬了,刚要转身就被杜海霞抱住,在脸上亲了好几口,白月儿连忙推开杜海霞。

“妈……”白月儿擦着脸上口红,哭笑不得。

杜海霞满脸喜色,跑到旁边去坐下,把两千多块零钱眉开眼笑的数了好半天。

方叶尴尬的看着白月儿,白月儿一只手捂住额头,一只手拉住他的胳臂,杜海霞不屑的瞥一眼,这俩人是跟她示威呢。

“没几天了,别乱来,拉拉手亲亲嘴的就行了,别闹出笑话来。”

杜海霞大咧咧的坐在箱子上数钱,还没忘了提醒他们俩。

方叶和白月儿落荒而逃,走到果树林深处,都是脸色通红,俩人如今倒是更像是恋爱多些。

走了一阵,白月儿一转头,刚要说话,就看到方叶盯着她看。

“看什么呢?”

白月儿脸红了。

方叶连忙嘿嘿一笑,挠挠头:“你好看。

妈说那个拉拉手亲那啥可以对吧?”

白月儿一撇嘴:“美的你。”

看看四周,白月儿很紧张,却没躲开方叶,被方叶伸手轻轻一拉,就靠了过去,看着方叶的脸,又连忙闭上眼睛,脸颊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。

看着白月儿泛起飞红的粉嫩小脸,方叶下意识的低头就亲了上去,刚要碰到嘴唇,突然被一声大吼吓的浑身一哆嗦,猛然回头。

“方叶方叶,城里零售又涨……啊?

那个我啥也没看见。”

白二楞撒腿就跑。

方叶气的差点跳起来,这么好的风景全给破坏了。

白月儿连忙转身偷笑,听到白二楞走远了,突然搂住方叶脖子,轻轻在他嘴上亲了下,接着立刻转身就跑。

方叶连忙追上去拉住白月儿躲到一棵树后面。

等到他俩面红耳赤的迟来,白二楞吹着口哨搬箱子,看向方叶的眼神带着一股子淫荡,方叶故作自然,吹着口哨,就是有点抖。

“老子自己媳妇亲亲怎么了?”

过了一会,方叶忍不住了,装作很随意的样子。

“没怎么啊,谁说怎么了?

谁说了?”

白二楞一脸的无辜。

“秀峰,你说了?”

刘秀峰伸手把她老婆白玉欣抓过来,当场一嘴下去:“叶子,学会没?

光碰嘴那不叫亲嘴,你得用……”白玉欣连忙捂住刘秀峰的嘴:“你个不要脸的,干你的活。”

方叶掉头就走,白月儿早跑了。

杜海霞几个老娘们看的哈哈大笑,方叶赶紧离远点。

“还愣着干啥啊,还不赶紧追,去林子里试试。”

姜玉红大笑着说道。

方叶脸色通红,跑过去拉着白月儿就走:“试试就试试。”

白月儿脸色通红,连忙捂着脸,方叶拉着她躲到林子里不见了。

到了中午吃饭两人才回来,在果林子里深处倒也没干什么,就是搂搂亲亲。

不过回来倒是大方了,村里人也没恶意,人家本来就是夫妻俩。

听着他们的笑声,隔壁的王少芬却是有喜有愁,轻轻抚摸着果树上的果子,眼神里满是迷茫,心里更是一团乱麻。

果子长的很好,特别好,不亚于方叶的果园,虽然只是和方叶果园邻着的那么两行,品相不用说了,关键出糖蜜了。

她再怎么不和人来往,也知道糖蜜果到底意味着什么,她也偷偷去了一趟临河郡看了一次,临河郡零卖估计价格早已超过二十块一斤了。

可这两亩糖蜜果,她总感觉不是她的,是人家的,可这果树是她的啊。

如果只是一般的好也就罢了,现在这果子估计能挣十几万一亩,对她来说,恐怕不是好事而是罪。

鬼三嘴里叼着一根草棍溜达到不远处,看到王少芬的侧影,突然心里一动,拿着手机把王少芬的侧影拍了下来。

她看得出来,这个小寡妇表面上豪爽泼辣,内心里的心事恐怕比山还重。

王少芬回到库房的住所,看到床上躺着的冷三,还有库房里坐着的一群人,又是苦笑:自己中了什么邪啊这是,方叶大半夜的送来这么群人,说抢市场打架伤了的,自己就居然收留了。

但是她又不敢报警,杜宇峰那种人她都不敢,何况是这些一看比杜宇峰还狠的人。

可果子怎么办,最多再有十天左右就必须摘了,再不摘熟太过也不好。

正在犹豫的时候,杜海霞的声音在外面响起,她吓了一跳,连忙关好门跑出去,看到杜海霞正走过来。

看到她来,王少芬心里轻轻叹息一声,估计杜海霞是为了那两亩果子的事情。

虽然肯定是沾了人家光,但是这也不是自己故意的,希望不要太为难她。

哪怕她再怎么泼辣,也不敢和村首家闹僵了。

杜海霞对果园子从来都是特别关心的,尤其是今年出了糖蜜果,她看果子的时候就注意到了,王少芬这边有几行邻着的也一样好。

这很正常,方叶管理果树不可能一条线划开两家地,平常水肥管理难免两家交接的地方有互相渗透。

“我知道这沾光你们家,果子往年我也能一亩卖八千,多出来的都给你,我不沾人家光。”

王少芬微微转头,却忍着眼泪,硬昂起头,不让眼泪流出来。

 


第0031章 只能拉拉手http://www.yangbianxs.com/109_109427/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