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声音应声答道:“哎,谁叫……谁特么敢叫我?”

外面冲进来一个小混子,带着一副眼镜,明明很瘦,却要硬装出一副硬汉的样子。

“老子就是四眼,刚才谁喊的?”

看着他的样子,李玉梅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方叶有点尴尬了,谁能料到恰好有个叫四眼的啊。

狗贩子连忙笑着说道说道:“眼镜哥,眼镜哥!误会了,误会了。

别生气别生气。”

一包烟被烟贩子十分熟练的塞到四眼手里。

四眼看着烟,得意的哼了一声:“给你个面子。

待会我带我大哥过来看狗,你给我长点脸。”

狗贩子连忙点头,方叶有点无语,李玉梅也很是无奈。

“黑毛,过来。

回家了。”

方叶招呼一下两条狗,打算走了。

“谁?

谁特么叫我?

黑毛也是你叫的?”

一个人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。

那个四眼还没走,顿时恼怒了,转身指着方叶的鼻子:“找事是吧?

故意的是吧?”

狗贩子有点糊涂,这附近的混子他基本都认识,可没听过有人叫黑毛啊:“咱们这没人叫黑毛吧?”

黑毛冷哼一声:“我就叫黑毛,不过那是我大哥才能叫的。

你算个球,怎么?

不服气?”

方叶看到黑毛,有点奇怪,这货不是在临河郡蝎子老五手下吗,怎么跑这来了?

黑毛其实很得意,他是来县府给蝎子老五打前站的,蝎子老五打算在华南县城设立一个大型的收购站,然后就可以从莲花集一直到临河郡,形成一条龙的水果链条。

他到了这,联络了当地的几个水果商,谈的还挺顺利,毕竟花南县的果子也是要往外卖的,能有个高级大商人自然是欢迎的。

今天谈完了顺便出来溜达,四眼说这有个狗市,黑毛就顺便过来看看,哪知道刚看了一会,就听到有人大声叫他们外号。

这外号说起来响当当的,但是他们平常可不喜欢被人叫,更不要说随便被人叫了。

四眼指着方叶的鼻子,方叶一抬手抓住他的手腕,微微一捏,四眼顿时一下软了下去,疼的叫不出声来,跪在了方叶面前。

“大……大哥……有人闹事。”

旁边一个混子连忙大喊。

四眼满头冷汗:“行,你真行!有本事你别撒手,等我大哥过来,弄不死你!别撒手啊,有种别撒手。”

看到四眼的样子,方叶笑了笑,微微用力一捏,四眼顿时大叫起来。

“这特么谁?”

黑毛两步走了过来。

“特么这一个小县府还有人敢动我的人?

吃了狗胆了?”

一抬头,他就看到了方叶,顿时傻眼,刚要继续骂,一下子把话咽到肚子里,立刻换上了一张笑脸,一脸陪笑的几步跑过去。

“哈哈哈,还有人敢惹黑毛哥,不知道黑毛哥在临河郡那都是响当当的汉子。”

“傻逼,也不看看如今我们南关的人都跟了谁混的。”

“还敢叫毛哥名字,真是活腻味了。”

周围的接小混子还在得意,突然一下子脸上笑容都凝固了。

黑毛走过去,连忙伸手拍打着方叶身上:“爷,爷,您怎么屈尊到这来了?

这肮脏地方,也配让您来?

哎呦,这就是您买的狗?

这个精神!叫黑毛好,黑毛好!”

周围的人都惊愕的不说话了,震惊的看着黑毛。

尤其是那些小混子们,都忍不住咽唾沫,黑毛前天来的时候,整个花南县的大佬们,都一个屁不敢放,一声招呼,都乖乖的跑去见黑毛。

黑毛说要在这里收果子,设立一个收购站,没有任何人敢说这是自己的地盘不合适的,反而拼命的想要黑毛把地方放到自己地盘。

平常在县里吆五喝六的大佬们,都瞬间变成舔狗了。

可哪知道,在那些人面前那么威风的黑毛,此刻却变成了舔狗,这个不要脸的程度,四眼都快看不下去了。

“毛哥,这……他叫你名字,还管他的狗叫黑毛。”

四眼捂着手腕,惊讶的看着黑毛。

黑毛回头就是一巴掌,直接抽的四眼的眼镜都飞了:“方爷的狗叫黑毛,那是给我面子。

那是记住黑毛我这个人了,这叫荣幸,懂不懂?

老子巴不得变成一条狗,天天跟着方爷呢。”

周围的许多人连忙低头干咳,好像是集体伤风了一样,这也太不要脸了。

四眼却突然极度的佩服黑毛,到底是大城市来的老大啊,拍马匹都这么的豪爽大气,尤其是脸不红心不跳,理所当然的那股子气势。

怪不得人家是临河郡大佬,自己只能是县城南关的小小混子头。

“对对对,毛哥说得对,方爷这狗叫四眼,我太荣幸了。”

四眼也是个精明的,当即看着方叶一脸的媚笑。

方叶感觉有点干呕,这俩人这脸皮,真的太无敌了。

李玉梅在旁边惊疑的看着方叶,她能听的出来,黑毛和四眼不是叫的方叶,而是方爷。

方叶在村里那么窝囊,这县城甚至临河郡的混子却都叫他爷,吓成这个样子,明显画风不对啊。

要是按照常理,方叶早就蹲在地上抱头等着挨揍了,李玉梅可是见过不止一次,她还救过方叶几次。

黑毛此刻,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,他清楚知道方叶是什么人,当初蝎子老五的事情,他身为蝎子老五心腹,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别说蝎子老五还专门叮嘱过,他也跟着蝎子老五去过两次白河村摘果子,当然知道这方叶外人看起来人畜无害,可他老大的老大都得对人家叫一声哥的爷的主啊。

看到方叶只是笑着看着他,黑毛咬牙跑过去,一脚把四眼踢翻在地上:“以后你叫眼镜,就凭你也配叫四眼?

那是方爷的狗才有资格叫的名字,你特么比得起方爷的狗吗?

还不滚!”

四眼抱头鼠窜,看的周围的人都是大笑。

黑毛打跑了四眼,连忙回头去看方叶:“方爷,您饶了他,他不长眼,他……方爷人呢?”

可哪里还有方叶的身影,方叶早走了。

看到方叶带着两条狗和李玉梅走远了,黑毛脸上的笑容一下小时,一屁股坐在地上,直接坐在了一坨狗狗的翔上都没注意,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息出汗。

捂住自己的手指头微微发抖,这位爷据说喜欢砸人手指头啊!蝎子老五还特地嘱咐过,千万别惹了方叶的时候,还看到方叶笑,他就是那么笑着砸烂他的手指头的。

另一边,方叶带着两条狗和李玉梅一起往回走。

李玉梅坐在副驾驶上,看看方叶,一直到出了县府,还在笑着看着方叶,笑的方叶浑身发毛。

方叶知道她怀疑什么,也没隐瞒:“卖果子的时候,这黑毛在临河郡,被二楞打折了胳臂。

他是怕二楞!”

李玉梅也不说话,只是笑笑的看着方叶,方叶让他看的浑身发毛,无奈的挠挠头:“好吧,我揍过他老大。”

方叶干脆也不隐瞒了,既然要立起来,在村里强硬起来,李玉梅的嘴是最好的宣传工具。

 


第0122章 谁敢叫我?http://www.yangbianxs.com/109_109427/1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