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彦辰帮过忙了,联络了帝都的专家会诊过,却丝毫没办法。

白玉燕因为生孩子导致身体极度虚弱,而且虚不受补,身体一直病恹恹的,抵抗力非常差,稍微有个气候变化,必然是感冒发烧,一下子就起不来床。

那个孩子同样是如此,体质特别差,几乎出院三天就必然要感冒发烧,一旦发烧经常烧到四十度,还很难降温。

即便在临河郡医院,一直住着监护室,医护人员都是十分的小心。

杜海霞,李玉梅,还有村里几个和李红霞关系不错的人,包括黄淑英,都特地关了一天门过来一起看看。

李红霞很疲惫,毕竟一个人常住这里,李二妮偶尔能来替换几天,毕竟现在到了春天了,家里都太忙了。

杜海霞和李玉梅商量了下,村里她们俩是属于基本没事干,天天闲着就是活的人。

李红霞很不好意思,不过杜海霞和李玉梅坚持,每个月一个人来帮忙陪着李红霞照顾一周,李红霞能轻松很多。

起码,别再把李红霞累倒了。

方叶对白玉燕的男人和婆婆很是不满,但是李红霞却没什么不满。

“换谁家都受不了。”

李红霞只说了一句话。

方叶透过窗户,看看里面的白玉燕和孩子,母子俩都是憔悴的厉害,孩子连哭都没多少力气。

已经五岁的孩子,瘦弱的如同三岁多一样。

他听二楞说过,要不是这个孩子,白玉燕早就自杀了。

甚至,白忠图和李红霞都累了,可白二楞却不管如何,宁肯自己累的劳损,每年默不作声,硬生生五年了,算是吊住了这两条命。

可谁都没办法,方叶不是没想过那个调和汤,可那个调和汤他不太敢确定是不是敢用。

当初白二楞那样的小伙子都差点扛不住,虽然是喝多了,可白玉燕身体的虚弱几乎到了一碰就倒的地步,这个量怎么确定?

稍微多点,她那体质可能就要完蛋,方叶不敢冒这个险。

可是看着尤其是那孩子,方叶心里发酸,尤其是这还算是自己亲戚,更是自己好兄弟的亲妹妹。

他很想帮点忙做点什么,钱,现在是次要的,白二楞跟着他种果树,钱已经确定不可能会缺乏,可钱,这个时候救不了命。

白二楞把方叶喊到走廊尽头,消防梯的拐角无人处,低声说道:“那个调和汤,我想试试。”

方叶微微哆嗦了下,调和汤,对白玉燕来说,可能就是虎狼药啊!医生说了,她的吸收能力太差了,现在几乎全靠输液吊着命。

关键,她吃了东西,拉不出来,尿都快尿不出来了。

喝了调和汤,未必有用。

说着,他蹲到了地上,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:“医生说,再这么养着,孩子会撑不住的。

可孩子要是撑不住,我妹肯定……”方叶这个时候才真正明白了,白二楞心里到底负担着多沉重的负担。

看着白二楞,方叶闭上眼睛,烦躁的摸了摸兜,从白二楞口袋里摸出烟,点了一支,让自己安静下来。

他脑子里仔细搜索着扩展了不少的药经,看到调和汤已经完善的解释,突然抖了一下,冷汗都下来了:虚不受补者,禁用!可白玉燕恰恰就是虚不受补啊!“叶子哥,帮帮我,不管如何,我得试试。

要不然以后想试都没机会了。”

白二楞现在对方叶几乎有这迷信一般的信任。

方叶却感觉到这种信任,太过沉重了。

他轻轻点头:“你等等。”

他继续搜索药经,随着药经完善,药方已经多到二十多个,除了固本培元汤,就是调和汤最重要,最有价值,其他的药方,多数都是普通病症的药方,比如感冒发烧之类的,明显不对症。

可这两个药方,调和汤已经不可能用,唯有固本培元汤。

可固本培元汤,当初杜海霞身体算是极好了,都折腾的一天一夜如果换成白玉燕,怕是熬不住。

减少药量呢?

方叶来回在地上走着,抽了五根烟了,药经上,关于固本培元汤的解释,他仔细思索了无数次:固本培元,强身健体。

武传者使用,可改善身体体质,增强玄气吸收。

普通人使用,亦可强化体质。

但是唯独这量,没说明,那就意味着,一汤一饮。

“试试吧。

如果出事,算我的,我拿命偿还。”

方叶微微闭上眼睛。

白二楞猛然站起来:“有办法?

叶子哥,你别这么说,你只要有办法,就死马当成活马医,任何人不怪你。”

方叶看看白二楞:“走,去配药,其他人离开,包括你妈。

我妈和你我,三个人知道就好。”

商量决定,方叶去找杜海霞,杜海霞连忙拉着方叶到了楼梯拐角处,当场在他脑门上戳了一指头:“你要死啊。”

方叶刚要解释,杜海霞对他摇摇头:“死马当成活马医是没错,可你得让李红霞留下。

不然出事了,你和我说得清楚吗?

我知道你方子需要保密,可这事,你放心,李红霞绝对会烂在肚子里。”

看看四周,她又低声嘱咐方叶,让她和二楞找借口,把其他人送回去,他们正好回去果园熬药。

方叶点点头,回到病房那边,李红霞没一会出去和杜海霞说了一会话,回来说让杜海霞先照顾几天,其他人先回去,别太麻烦大家。

白二楞带着药方去药厂找药,方叶开车送人回去。

黄淑英自己开了车,带了其他几个女人,李玉梅坐了方叶的车。

“太让人难受了。

可这啥时候是个头啊。”

李玉梅轻轻叹息。

方叶默然叹息:“希望会好起来。”

两人一路上聊了一会,到了家里,方叶就开车到了果园,白二楞已经在这里等他。

两人熬了药,趁着下午天还没黑,就直接去了医院。

到了医院,一个值班医生当即在监护室拦住了他们:“你们带药进去?”

方叶点点头:“我们家里的古方,补身体的。”

“不行!”

医生当即拒绝!方叶不高兴了:“你们已经没办法了,我们试试补补身体也不行?”

“不行!病人情况很差,你如果补出问题,算谁的?”

那医生很干脆。

白二楞气的扬起手就要给他一巴掌,方叶连忙一把拦住。

他们的吵闹很快惊动了这里的主任,主任四十多岁,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,很快了解了下情况,当即摇头。

这个责任,医院承担不起! 


第0102章 过于沉重的信任http://www.yangbianxs.com/109_109427/101.html